我快忘记你啦。

我要每天讲故事。

私人地界。

反应  

与大多数人的感情需要每天花几分钟或者几小时去维持

这里有一颗树,因为树叶茂盛压弯了枝条,使得过往的行人避让或者弯腰。两个不认识的人被遮住视线,小心地试探往前走着,在弯下腰的那一刻抬起眼在路的那边看到彼此。

左手拎着刚从大门处外卖小哥那接过的外卖盒子,穿着松松垮垮的睡裙朝对面抱着课本的女孩子微笑,右手背抵着树枝往上抬,从她的身边走过。

午餐是之前朋友推荐过的炒饭,揭开沾着雾气化成的水珠的塑料盖子,立起支架将手机横放在眼前开着游戏,一边将喜欢的配料和着米饭吃光。

 

侧躺到平躺,脖子转动的过程中突然一阵刺痛。
抑制不住的抖。
……不会是生病了吧。
以前剧烈运动时后脑像是被挤压一般疼痛,来来回回去了六次医院,病症归结于四个字:
“压力过大”。
从那以后能逃的晨跑就逃,再也不敢参加体育项目,身体还是很差劲,晕倒也有过,近几天越来越恍惚。(突然上头!!)就一定要马上扶着点什么才能不倒下去。
……可能有被忽视的疾病在身体里吧。
如果真的得了很严重的病生命寥寥无几的话,第一想法,竟然还是尽可能多赚一点钱留给家人然后不给任何人留负担走掉。
如果还能生存的日子屈指可数会不会想尽可能地让别人记住。
[Remember me.]???
像我这样的人估计要把剩下的所有时间都用来想——到底什么才是...

 
回到顶部
 
 
top
© 305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