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要去芜湖了
去上大学 芜湖 听说是个特别美的地方
但是我的学校呢 听说并没有很美的景致
我的专业 听说也并没有很好的前景
我的 高中毕业后的 暑假
从六月中旬 到现在的 八月中旬
一直在商场楼下的大超市 打暑假工
不是打xx人喔
也许到九月中旬 一直到快开学的那会儿
才结束
幻想过 我的大学 和 这段暑假的安排来着
然后接受了现实
书里 在雪天乞讨的妹妹说
跪在雪里一整天 膝盖很痛
哥哥说 等你膝盖上长出了茧子就不会疼了
我前几天 在想 怎么把脚上 多出来的茧 去掉
现在想 就 留着吧
我不知道啊
我果然不能大晚上不睡觉
会很痛苦

 

这是一座巨大的城市。

他有一间偏僻简陋,连门都关不紧的屋子,窗户是墙壁的洞,斜斜交错地钉着几个长条的木板,光从窗户照在他躺着的床上。

我们被善意地提醒,匆忙地赶回来,我的手颤抖着试图把门锁上,可是生锈的门栓已经微微有点弯曲,即使关上,门还是能大幅度的摆动。我想起那群人在门外砸门的场景,即使晃动的那么剧烈,他们仍然无法进来。

我躲在窗户右下方的墙壁前,将自己缩成一团,屋子里没有遮挡视线的物件,唯有一张泛黄的床,他闭着眼睛手撑着头惬意的躺在上面,光线正对着他。我知道,他是安全的,即使外面有人经过,必然会认得他。

他感觉得到我的胆怯吧,比起如此自在的他,我至今依附着他生活。他没有接受,也没有...

  热度-1

局部以及不画脸真的比较好

咳..


  热度-1
回到顶部
 
 
top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