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快忘记你啦。

我要每天讲故事。

私人地界。


·
在夜晚死去了。

·
你知道城市的房子外面有光,路灯,车灯,对面楼层客厅或者厨房里的暖光。我的窗帘很薄,总是关不紧,又或者在我在一片漆黑中入睡时悄悄开了一条缝,早晨起来时才会发现。
·
你知道若是夜里躺在床上,卧室里还有一丝从窗外照进来的光,夜盲不是这么严重的话就能微微看到一点。像人一样的挂在架子上的衣服,像不规则形状的怪物一样的一团你想不起来是什么的东西。电视机的一点红光。虽然说就算一片漆黑也是会有的红点点。
·
你知道他们说夜里是鬼怪出没的时刻,吗。也许没有光没有红外线的电视机,还有别的东西在看不见的一切里。可能趴在被子上面对面的对着我露出来的脸,我吐出气穿过它。
·
因此我总是大被蒙过头,被子里香香的暖暖的,脸慢慢蒙得变红。
——————
我记鸡毛蒜皮的事牢得出奇。我想那些可能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事情。我不判断,也不思考,只是记忆。

有人……问我,我怎么这么好,我直说,我很坏,坏的出奇,他说无论我以后怎么样都不会说我坏……草
草,可不可以不要说这样的话。
——————
从有微弱光线的卧室里走出来的更黑的人。
他说,你可以留三天之后永远消失,或者马上去过下一辈子。
我说,我留下来。


评论(3)
热度(3)
© 3055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