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记得昨晚揉了多少次眼睛,一圈火辣辣地感觉

梦里是每天无微不至地照顾,比如,每天必须要喝一杯昂贵的牛奶,对于所有事情都毫无兴趣的我,却硬是要像带着木偶那样,去各种不同的地方,经历他觉得会令我开心的事,我一直对他笑着,不因为我觉得很开心,只是认知到……

他带我去的地方不再是人迹罕至的郊外了……任然无时无刻不在一起,他渐渐会带我认识一些奇怪的人,在我看来奇怪的,对其他人来说或许才是正常的吧,我的世界里只有郊外的花和草而已……

我在屋檐下和奇怪的人沉默地待在一起,等他回来

说起来真奇怪
有一天他就突然不见了,大概是有事情吧

……
只是离开的时间长的一点点而已

每天都在试图逃跑

想着那个“出差”的父亲能快点回来

周围渐渐有人死去,从头顶上落下来猩红色的液体,然后像虫子一样扑过来,包住你的头,让你无法呼吸,双手抠的血淋淋将恶心的东西拔下来扔到地下,使劲地踩,脚底尝着猩滑和什么动物爆开的触感……

就算是这样任然是平常的状态,笑着,谦让着,于是认识了许多朋友,一个睿智,一个热血,还有许多身份成迷,我想多认识一些人,这样没准就能早点出去吧

到有一天发现自己对于“他们”是可以被撕票的存在
两个朋友和想杀我的人玩了一个游戏

失去冷静地想逃出去
然后被强压着赶了回去,浑身弄得无比地狼狈……
顶着冰冷的雨……

从门的那一边,开进来一辆车,车上坐着父亲,像是奇迹

我毫不犹豫地转过身,从这个地方逃出去

谁都不会跟过来

所有的暗无天日都结束了,所受的一切,都无意义

在雨里,歇里斯底地留着眼泪却发不出一点声音

   

——我以为到最后会被拯救,一直等啊等啊,然后明白了这个梦大概是想让我明白,大概我自始至终都是一个人

评论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