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周的最初开始,每一周的一切都住在一起。】

“譬如说这个世界啊,是由很多个世界叠在一起的整体,像大杂烩那样既不好看又难吃,我过的生活一直都很单一,我不喜欢掺杂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进来,这样摊开来说的话此刻你应该明白我的心意了吧?”
于午后树荫下令人心情澎湃的告白,本该暧昧不清的浪漫,被这样意外的话肆意地撕扯成碎片。
于是女孩子的脸上也不再是羞涩,一瞬便带上了鄙夷和不屑:“是吗?你以为是谁跟狗一样凑在我身边摇尾巴?海森,那不是你吗?”边说着,倔强地逼到人前,明明是身材娇小的女生却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
“抱歉让你造成了误会。”清澈的双眸对上不肯善罢甘休的视线,“看到可怜的小动物总会伸出手尽一些绵薄之力,这是我的信条。”
“没有朋友亦没有才能的你,到现在也只是削尖了脑袋试图进入到别人的世界里。”少年温柔地说着,戴着洁白手套的修长的指触碰到茫然失措的少女的耳边,细心地将碎发捋到她的耳后,“摆出这副表情又如何呢?你已经无可救药了知道吗白痴?”五指猛地扼住了纤细的咽喉,随后这个瑟瑟发抖的女孩子坚持了40秒作为她人生最后算得上光荣的一笔。
少年轻轻环抱住怀里安静乖巧的她,凑近她冰冷的耳垂与她呢喃着这辈子最后一句情话。
“我对你好失望啊...”

“八月十九日,大晴天:D”用圆珠笔在珍爱的笔记本上写下令人愉悦的一行字。
无人理睬也好,不被容纳也罢。
“同学你好!你叫海森是吗?我邀请全班同学来我家开party,我有这个荣幸邀请你吗?”同班的男同学的脸上带着令人向往的笑容。
那样活力有朝气的笑容才是年轻人的象征吗?我压抑着心里的欣喜。抬起头看到他干净的下巴和一截小麦色的脖颈:“我……会去的,嗯。”声音颤抖的卑微的不成样子,然后终于平静了下来。
我和他是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类似于“这道问题好难”的话在平常的一天会听不同的人讲出好多遍,然而今天又有些不同了。谁都不曾改变。所以顺理成章地递过去写着解题方法的本子之后,也不会有心想的事情发生。
“咦……你干嘛?你这白痴瞧不起我吗?”
如果这样的笔记配上他的笑容,轻轻弯腰带着他惯有的轻快的语气,又会是另一个样子。不自觉紧握的手捏皱了书写工整的纸张。

“强迫自己加入别人的世界,或者强迫别人容纳自己都是不会让人开心的事情,你明白吗?你到底在做什么蠢事?”恋慕着的那笑容的主人如此诚恳地给予我忠告了,眼睛里热乎乎痒得要溢出来的是喜悦吧,你看,你终于注意到我了。
沉默了四十秒后听到最后的安慰,心想这一切的回报,花开的瞬间。
“我对你很失望,海森。”

生命就停滞在了那里。一分为二。

一个去度过温暖的春天。
一个来书写明天的天气。

end
——令人向往的笑容:D

评论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