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概4公里的路程,背着很重的旅行包走着。拥挤的车道,此起彼伏的鸣笛声,从车上下来的人们争吵般地理论。风很大,沙子绕过眼镜仍然吹到了眼睛里。黑色的尾气也毫不顾及地笼罩着孑然一身的我。靠着栽种着从别处移来的植株的河畔的人行道,目不直视高傲地冷着脸,总感觉绿得发黑的水,蒸发之后的气体会被吸入体内的肺腑,融为一体。匆匆过去许许多多的人,却没有和我一样只是用脚力行走的。将近一位友人的家里,我认出了他们晾晒着的衣服,室内却空无一人。岸边总有一些漆成白色的长椅,臃肿不雅的背对着我仔细地挑着一个淡绿色塑料袋中的某种蔬菜的妇女,在这样寂静萧瑟的风中转过头来眼神清澈地看向我,我镇定而又无措地笑着,这八分熟悉的面容,是谁呢。我的友人啊,请原谅我,原谅我的过错。世界上最肮脏没用的心灵和头脑。如是而已。很久没有这样走过来,越走越害怕心慌。从来都只是被保护着,逃避着的。那么可悲的自己。你为什么要这样呢。我从来没有过面对现实的时间,我活在一个怪诞诡异幼稚的梦里。想醒来却不愿意醒来,怕呀怕呀,我不是不想面对的我只是做不到我有好好努力过的。大抵如是。我从什么时候变成这样,迷茫无措愚蠢固执。什么都做不到的,在梦里什么都做得到的。扭曲。想要撕开这张脸哭了,竭力咆哮着啊。你已经可以不要做梦了。你要不要醒来呀。醒来吧。不然一切都完了。又到了桂花开的季节了,据说我是没有童年的,我的过去都封存在了或金红色或明黄的香气里,我的童年,我还能面对一切的年纪,我还活着。今天的月亮很圆很圆夹在高楼的缝隙里。像画一样。又开始了。又开始脱离现实。

评论(3)
热度(1)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