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oup  

6:10一首英文歌快结束的时候醒来,第一位已经收拾好一切出去。本该摇摇晃晃地抓住她的尾巴,不知为何又安心地睡去了。6:20第二首歌隐约地响起。

直到6:32结束一个不得不参与的宴会。
又是非现实的背景,天空泛着苍老地暗黄,坑坑洼洼嵌着碎石的路和布满灰尘的瘦小的景观树,如果不知道是在赴宴的路上我大概会将这当成是一场可怕的逃亡,而背景则是贫民区。一扇有些锈了的黑色雕花的铁门,远远地看着最里面黑压压的喧闹着。什么监狱有如此的格调?
我与父亲的到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中心的人们几近疯狂地嘶吼着地狱统一的信仰。哦,异族必将被驱逐。我保持着虚伪得体的微笑看着可爱的孩童般缓缓扫过每一个黑色西装毫无褶皱的背后。默默地挽紧了父亲的手臂。这个被称为父亲的人有一张陌生却可靠的西方人面孔,只不过是剧本罢了,每个角色都要遵守游戏规则。
人们终于结束了堕落的狂欢带着血丝的眼转过来。
我转瞬便带上了疯狂的表情高喊着魔鬼的姓氏。
在混乱的人群中贿赂带着诡异笑容的看门狗。
被父亲指责在最后的时候不该露出那样激动的表情。
我无辜却又固执己见地告诉他这是计谋,异族必诛呀父亲。
迷路在一个未知的小镇,肮脏落后到难以置信,只有行尸走肉的鬼怪.......
永远寻不到的车站,吐露谎言的小镇朋友,漆黑发霉的木桌上摆着大块的烧焦后的猪肉,屋檐滴落的并不是雨水吧。散发着丝丝腥气的不知名的油脂滴落到发丝里。看不清面容的人沉默着拿着屠刀一刀一刀地肢解着动物。
劝服了自杀的富有的妇女,被热情地招待至表里不一的家庭。
归途啊......
先要有一副血肉完好的双腿。
和自知之明。

-看完猫汤后的第四天

评论
热度(1)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