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式  

就算是逃亡也需要一个形式。
我不能怪别人给我希望的。
虽然那没有用我也不在乎。
多么卑鄙啊假装吐露真情的仿佛站在道德顶峰的人的优越感。
所以需要一个不拖泥带水的告别仪式。
我喜欢敏锐的兔子,因为总有一种感觉她能知道我的某种心理。

我的世界只有我一个人么。
大家不都是彼此依赖着活下去的么。

说出这种话的你果然能令我的心脏猛地跳动起来。

嗯,是呀,兔子。
可是我还没有那个资格,与其做寄生虫的话不如一个人试一下,所有的结局都有自己来承担。

你会幸福吗?


我不会后悔。兔子。
趁着一切还没有糟糕到无可救药。
他还是那个在我被所有人批评后在车里摸着我的头说什么事情都可以说与他听,怒极扇了我一巴掌当我憔悴醒来用粗糙的手一言不发地摸着我肿起来的半边脸,明明是那么凶那么不苟言笑的人。
这大概是我最大的幸运了。

评论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