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多数人的一天是不是都始于这样昏暗的时刻。隔夜的尘土和着冰冷的空气粘稠地被吸入肺部。也许更多的人蛰伏于只有猫和老鼠追逐的黑夜里。我从来都听不到他们的声音,那样卑微小心翼翼讨好这个世界,是不会在谁的心里留下会随着时间生锈的痕迹的。在最嘈杂的时刻来临之前........我可以拒绝所有的一切。人类和人类之间的个体差异,在于他们到底有多善于隐藏,或者说在群居的生活地区有多少与之接触的人能看穿被刻意隐藏的阴暗面。实际上如果没有某种必要因素,没有谁会在乎一个人到底完完全全是怎么样的存在,对于构成危害的可能性已经自有一套的第六感。而那些潜藏于黑暗的cleaner,不会依靠别人,更不会给可疑的人接近他们的机会,那不是违背人这种群居动物的个性,无论什么与性命和意志相比都会显得无足轻重。
我于是就成为了毫无情调地与“女士们”约会梦中的绅士。
通过这些,受害者死亡的照片,进行潜意识地推测,模糊的人影、事件经过,甚至心情起伏和动机都可以隐隐约约地感觉到。“回溯”地条件是进入被自我催眠模式下的深度睡眠。在学术上大概应该称之为,脑洞清奇(笑。

评论
热度(2)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