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银。 ”
——
背靠着沾染了凝固血液的墙面 幽黑的巷子前堆着破烂的大箱子 底部被脏水浸得皱巴巴的 模糊的人影待在巷子里一动不动 偶尔车辆经过的时候 车灯顺着巷口漫进来 那是一片紫色的裙角 压抑地泛着黑
已经没有了车辆、行人和同伴
银色的头发在路灯下亮地引人注目 而后重新隐匿于黑暗里
一个不被需要、即将被处理掉却毫无自觉的工具
当满月在落地窗的最上方的时候 映着一望无际的海 月光穿过透明的玻璃落在黑白琴键上 那是一首 当时怎么也无法完成的曲子 以及再也见不到的温柔的人
有很多算不上是人类的存在 看着这片地域上空璀璨的群星在高处透过工具仔细地记录和观察 新生和消逝
你憎恶着这片星空 同时憎恶着观察它的人
已经被多数人遗忘了的 这片天空的虚伪和真实
待在那间屋子里 每一颗糖果我都有好好地收起来
希望你永远不要坠落

Ps:过太久了,人物设定和剧情都不记得,但是想写(黑七
pps:最近终于能吃到一些其他冷番的粮
——————
无关
邀请了朋友玩lof ,我单方面视奸。/塔罗牌的占卜:感觉疑惑更深了并且完全不知所措。
所有的预测话语都含糊得像画笔落在一滩水上。“皇帝” ,在于头脑和经验  ,怎么看都不像我… …不过的确是一个“不会轻易改变决定”的人,这是在我看来也许也有点幼稚的固执行为。我挺感兴趣的,也并不觉得占卜就是不自信。单纯地好奇以及塔罗牌很华丽啊,不过决定都是该自己做的就是了。“身边有诚挚却没有耐心的人”想了一下对我有耐心的人不多,说的不是那种施舍而是真的愿意听我说话的人。我曾经觉得自己心事多没人倾诉挺酷的,事实证明有时候对别人把自己全盘托出,对自己也挺残忍的,毕竟你知道也许你难受地不像样人家心里还可以是笑着的。我迁就别人的话题,如果在聊天的时候突然被ky了,我也只会觉得,喔其实他确实没必要一直顺着我喜欢的话题讲下去。我和他们也只能谈到这种程度。总之,这种翻译牌面的方式并不能使我满足。

——————
全程ooc  (*°▽°)ノ

评论
© loki | Powered by LOFTER